今年的我,格外失落-塞伽了个丘

到这时候还是想写点什么米国度。
虽然不知道应该写点什么。
今天我在床上躺了一天。
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唐小夕,就是因为懒得起川普哥。
一年的结尾,我如此丧气。
当然了,我不是光躺着。
之前一直在写的一篇论文,今天交差了;之前断断续续一直在看的《医院》,今天读完了;之前每天睡三四个小时的亏空,今天补上了;之前总说要更要更的公众号,今天复更了。
越是一桩桩一件件掰开揉碎了算心花放粤语,越觉得这一天真真无聊。
说起来,这一年我都很无聊法医小丫头。
一种俯式冰橇,好像好多大事发生了,但最后一想只有屎尿屁的无聊。
再一想,应该是因为今年没什么事情是顺心的吧。
和我没关系的事情父子骑驴,远远听着像魔幻现实主义,能让旁观者心都凉透的那种;和我有关系的事情,大部分潦草结束,小部分惨烈结束,还有一两件悲壮结束。
这样下来,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足轻重了。
所以今年我常用的口头语是,随便吧凋零雄鹰。
就连到德国去玩,我心心念念想学的单词也是:egal。
我觉得自己缺少精神力量。
缺少精神力量这件事,对我损害很大。
今年有这么多不顺心意的事,我怎么就随便了呢?
后来我想了想,不随便肥婆减肥,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以前遇到的种种失意,我总可以归结到不够努力、没有天赋、心思不在上面这些可控因素上。可今年发生的很多事,除了运气差,我想不到任何别的解释。而最坑人之处在于,过差的运气让我喜欢的事情长出毒牙来,反咬我一口。
命不好终极神医,不随便,好像也真的没别的办法。
最近很多人说,这是佛系。
佛个屁。
这时代的故作幽默如此狠毒,竟然连失意的权力也剥夺,非拿个幌子遮遮掩掩。
都是有病的。
我不光不佛,还很变态。
嘴上说的是“随便吧”,心里想的是把那些踩到我头上的人抽筋扒皮。
比如此时此刻,我心里就有一个要抽筋扒皮的名单,很长的名单。
我心里的爱没有多少,可是恨堆积如山。
但我不知如何清理,所以索性不去理会。为了避免给自己找不痛快、给别人找麻烦,这一年里没什么事,我都不出门不见人。
这样的后果是,人前好像一切如常,其实晚上睡不着觉。
睡不着时,失落当然有增无减大外教务处。
这时候看看Facebook上的做菜小视频双流中学实验学校,竟然也能痛快一下。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本来想好了一个欲扬先抑的结构,先假装丧一丧,然后再扬起生活的风帆,如鹿小葵一样开足马力往前冲。
但写到这里科教园注会,实在没力气转折了。
这一年我真的很失落,很多奇形怪状的事情在发生,让人没有喘息之机。
而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成,本来一开始只有一点点遗憾,但时间过得越久、奇怪的事情越多,这一点点遗憾就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最后把我全部心神都吸去做养料,开出一大朵毒花,毒得我心里永远缺一块,拿什么都补不上。
这漫长的过程里王者召唤,还没有一点点亮色做调剂。
但我竟然也熬过来了。
可熬过来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不仅不值得炫耀还该觉得惭愧,因为所有的“熬过来”,总伴随着对自己的不坦诚。
更何况,如果熬过来之后又是一串失落,我该如何自处呢?
这样想着的我,没有一天是高兴的。
这比什么都更让我失落。
新的一年,就随便吧。
不找什么精神力量了博比特虫,没有力量也没什么大不了万光旭。不高兴大冶天气预报,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还是可以一躺躺一天。
本来还想攒点钱,开一个毕业音乐会。
转念一想,庞凤仪算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不快乐也无所谓。
最后推荐几本书,我今年看完的书里面比较不错的:
《阿特拉斯耸耸肩》
《裸猿》
《遥远的星辰》
《希腊棺材之谜》
《神谕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