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他喝醉了,我和他....-热点时闻

睡梦中,顾千雪突然觉得身子猛然下沉,而后便是刺骨的寒冷——噗通!
是水!
她落水了!?
她明明是在飞机上,怎么突然掉水里了?
顾千雪睁开眼,水中冰冷浑浊,能见度极低,难道飞机失事了鸿蒙戒?
还没等她想明白,只见面前有一人浮在水中,看身形,是个男人。
顾千雪是医生,看见伤者首先想到的便是施救,她赶忙游了过去汉赋四大家,伸手揽在其腋下拔刀狂想曲,而后向水面光亮处拼命游去。
“噗!”
“上来了,上来了,快,将厉王救出来!”岸上人声嘈杂耳洞臭,七嘴八舌的喊着开心推。
鼎沸的人声,有喊厉王的,有喊大小姐的娄善喜,一时间幽静的花园吵成菜市场。
人们把昏迷不醒的厉王救上岸,顾千雪顺势也爬上岸来。
浑身湿淋淋的不说,顾千雪只觉得头沉的厉害,四肢也是剧烈疼痛如灌了铅,还未抬起头,后背猛地被人狠狠踢了一脚富察贵人,一阵剧痛新宿天鹅,让毫无防备的顾千雪趴在地面上女体铳,疼痛从伤处蔓延,让她忍不住低声叫了出来。
“来人,拿下刺客。”嘈杂的声音中,一道公鸭嗓声音尤其尖锐鼎展金业,“大胆刺客,竟敢行刺厉王殿下,你就不怕诛九族吗?”
顾千雪还未想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立刻有人应道,“邵公公……请邵公公明察,她不是刺客,是我们顾府的大小姐,刚刚……一定是有误会。”声音满是慌张和颤抖。
“误会?众目睽睽之下推我们王爷到湖里,别说你们顾府的什么小姐,便是顾尚书本人,也得提头去见圣上!”邵公公声音掩不住的紧张,“还愣着干什么,将人拿下,若有人敢反抗宗立勇,杀无赦!”
一声杀无赦挫败双子,让本嘈杂的人群立刻都闭了嘴。
众人心惊胆寒,紧张的气氛升腾。
趴在地上的顾千雪彻底懵了——厉王?邵公公?顾府大小姐?尚书?这都是什么?在演古装戏!?
紧接着,几名孔武有力的侍卫上前,将顾千雪拿下,五花大绑,硬生生提了起来。
顾千雪浑身使不上力气空山基,更是眼前一黑,欲昏倒。但直觉告诉她,此时不能失去意识平遥古韵,否则后果严重。
想着,顾千雪逐渐冷静下来,平稳情绪,而后深呼吸,抵抗昏迷华通医药。
“啊——厉王殿下!厉王殿下!您不能……”邵公公本嘶哑的声音更是嘶哑几分,有种见了鬼的恐惧。
“快唤御医!唤御医!不不,去找个大夫,快!厉王殿下没呼吸了!”
“哗!”一句话,如同炸弹扔入人海。
这时候没人敢看好戏了,因为厉王如果真死了,怕是这里所有人都要陪葬。
邵公公急得快哭出来,邓佩仪“大夫呢?大夫呢?快去找,否则我们都要死!”
不大一会,人群后面有人喊,“顾府上的大夫来了,卡特彼勒招聘让让,都让让!”
经过几轮深呼吸殉情谷,顾千雪逐渐有了意识,她终于可以睁开眼。
果不其然,看见的都是一群穿古装的人,看那架势制造情缘,认真无比,哪有演戏的可能?
顾千雪再一次有种晕倒的欲望,穿越全员整人中!她竟然……穿越了!
顾千雪做梦都没想到,穿越这种事儿,能落到她身上,她只在飞机上小憩一下,怎么就能穿越?
顾府花白头发的大夫探了厉王的呼吸,浑身也抖如落叶。
“厉王殿下他……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