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2-伊朗咖星人

全名:介于基督教、犹太教
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
上次说了
可能是外星人后裔的曼达安教徒
和相信轮回的德鲁兹教李九松。
3、撒马利亚人
字面意思为《Torah》的守护者。
全世界仅剩最后的777人
一段很珍贵的撒马利亚音乐
非常古老,几乎古怪的吟唱
撒马利亚人曾被
新约圣经的福音书记录。
「撒马利亚打水妇人」
「好撒马利亚人」

《路加福音》
第10章第25-37节中耶稣讲的寓言:
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
躺在路边。
惟有一个撒马利亚人路过赵素影,
救了他。
离开时又出钱把
犹太人送进旅店的故事。

不得不说一句
圣经时代,
撒马利亚人与犹太人
互相不交往长达数百年。
长期的分裂、竞争、
甚至战争,南通水利局
撒马利亚人与犹太人早已变成了仇敌。
耶稣用这个寓言说明,
鉴别人的标准是人心而不是人的身份。
犹太人自己的祭司路过
却见死不救,
仇敌反倒成了救命恩人。
该寓言对西方法律制度的影响是,
许多国家制定了“好撒马利亚人法”,
用立法手段保护做好事的人九族文化村。
例如在美国和加拿大,
急救人士在抢救伤者
过程中或其后对方死亡,
可以运用此法案撤销死者家属
对治疗者的法律起诉拾人牙慧造句,
从而鼓励旁观者对伤、
病人士施以帮助。

撒马利亚人在历史上一直存在鹤啸山谷地 ,
他们的文献存在于3-14世纪之间。
约一千年前,
撒马利亚人的数量
超过了一百万乐至黑山羊。
此后的岁月,
他们被排斥、驱赶、屠杀,岩崎峰子
被强迫信仰拜占庭基督教,
阿拉伯的伊斯兰教,
在进入近现代,
撒马利亚人的数量骤减到一千人。
上个世纪在巴勒斯坦仍在英治时期,
(约1900年)
一组很有趣的撒马利亚人的老照片。
图一:撒马利亚最高祭师
在基利心山举起神圣的卷轴

图二:撒马利亚最高祭师Yitzhaq

图二:撒马利亚最高祭师的儿子

图三:1920年撒马利亚的祷告

图四:一个撒马利亚的婴儿
如果现在活着,也是百岁老人了。

现代的撒马利亚人
是古代撒马利亚教的后裔,
与犹太教共同起源于亚伯拉罕诸教,
信奉撒马利亚五经中国沪剧网。

自称是北国以色列的后裔,
保存有摩西律法的教导,
并以基利心山
为他们信仰的敬拜中心。

现时撒马利亚人
散居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
或说现代希伯来语或阿拉伯语,
但进行宗教活动时依然会说
古希伯来语或古亚兰语。

(居住在Nablus城的撒马利亚人)
他们认为他们的宗教
比犹太人所信奉的圣殿犹太教更古老,
所以保存了更多原始犹太教的特色。
他们认为犹太人所信奉的
圣殿犹太教是一种世俗化了的宗教贺中平。

到2015年,
全世界仅剩下777个撒马利亚人。
总共只有
Cohen,
Tsedakah欧利萨斯,
Danafi
Marhiv
四个家族。
所以你看到姓Tsedakah的人,
或许可以判断他/她
是一个堪比“熊猫”的撒马利亚人。
图为演员Sofi Tsedaka。

她在18岁的时候离开了撒马利亚教。
曾拍了一部纪录片,
记述自己的身世。

撒马利亚教派
不允许外族加入,
亦不传教,
最近为避免灭绝,
才开始接受外来媳妇。
经过6个月的试炼汉川新闻网,
慢慢融入撒马利亚群体。
长期内部通婚,
使得撒马利亚人族群存在多种遗传病。
有学者研究,
Nablus城的巴勒斯坦穆斯林
大部分是撒马利亚人的后裔。

在奥斯曼土耳其时期,
几个撒马利亚家族,例如
Maslamani, Yaish和Shaksheer
可能被迫信奉伊斯兰教昌黎一中。
在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异界导师,
一度只剩下146人
还坚信撒马利亚教派。
在1850年的对撒马利亚人的迫害中,
与撒马利亚人有血缘关系的穆斯林
例如Buwarda和Kasem家族
庇护了仅存的撒马利亚教徒,
使其免遭灭顶之灾。

有猜测
约有2/3Nablus的巴勒斯坦穆斯林
曾经是撒马利亚教徒。

图为2016年
基利心山的撒玛利亚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