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不介意聊聊天?-九点好书馆


文丨小鹏

每个人铜线草,都是一个世界;
每一段段故事,都发生在另一个世界。
他们看似遥远,又与你相关。
当你迷茫时,孔垂燊生活的智慧就蕴藏在
每段时期一期一会的碰撞中。
所以——
介不介意聊聊天南航校花?
2016年圣诞节,我和橙子(《介不介意聊聊天》的作者郭诚)共进晚餐。挑这个日子,并不是“浪漫”约会夸克星,仅是因为那天我刚好在北京,他也正好有空,择日就不如撞日了。
平常我和橙子的生活几乎就是两条平行线。我知道他做了一个叫做“80公升”的公益项目,而我在环游世界之后忙着打造自己的青年公园。除了在一些媒体活动中偶尔碰一下酒杯真相30分,其实并无太多交集。
吃饭时我问他最近在忙什么?他说得轻描淡写——读书郴念什么,写诗,旅行,健身。这回答让我从心底泛起一丝疑惑。这种日子放在大理丽江终南山完全成立,可是在北京,那个对时代变化最敏感的地方,那个连烧烤摊都能谈出几个亿生意的地方,那个融浮躁虚荣昂贵精致于一体的地方,他怎么能做到独善其身,并且过上了一种半隐士的生活?反正我是做不到。我不禁想起自己以前在北京的生活,虽然住在郊区,可几乎每晚都要到城里参加朋友们的聚会,我是无法独善其身的。
2017年春节期间,橙子把这本书的样稿发给我,我也就幸运地比大多数读者先睹为快了。读完全书招石文,我终于明白了橙子选择“诗与远方”的底气来自哪里。

首先这并不是一本普通游记,因为它跳出了传统游记的写作套路。我自己也是一个游记作者,明白几乎所有游记的写作手法,从最简单的流水账到单一国家单一线路的深度体验,再到写旅行这件事对人生的改变。无论在哪种游记中,目的地都是第一要素。而在这本《介不介意聊聊天》中,目的地变得可有可无,即使把马德里换成夏威夷,除了事实偏差之外极端武力,我看不出对故事走向有任何影响于是我试着揣摩橙子的创作思路。他也会写旅途中遇到的一个人、一家店或者一个故事妆罢山河,但这些仅是引出关联性论点的由头,这些论点才是他最想深度挖掘的,比如他写:
每个人的心中应该有一条红线岳红个人资料,让它作为我们行为的界限和道德底线,做人做事,不要越界。——《心中画一条线》
“物”的存在,需要找到合适的“人”,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否则在他人看来,就是无用。——《谈“有个屁用” 》
缺少,才格外害怕失去,孤独惠来天气预报,才不舍孑然一身。——《孤独行路》

当持有论点之后,用来证明的论据则来自三个方面——他过往的人生经历,他走过的路,他读过的书。他从三个营养池中找到对论点最有利的支撑,再把这些论据信手拈来地穿插进每一篇文章。
而所有这些论点,又统统成为新的论据,支撑起来的就是他现在的生活和对人生的取舍,所以这本书并不是写给你我看的误闯疯人院,而是写给他自己的。他想活成书中那些真实人物,那个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皮匠保罗,那个用烤馕回馈好心肠的维吾尔小孩,甚至那个仍旧相信手可摘星辰的自己。正是这些人物的真实存在及彼此映照,让橙子成为一个在时代大潮前逆向而行的旅行者贴身经理人。并最终任尔东西南北风,吾自岿然不动。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圆,无论朝哪儿走,只要确认了方向,坚定并且乐观,他都终将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