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农业银行唯一“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为何是他?-中国城乡金融报
点击标题下「中国城乡金融报」可快速关注
编者按:
在2018年全国总工会表彰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中,农业银行系统有多家单位及个人榜上有名。本报近日推出“奋进新时代”栏目,对这些获奖单位及个人的先进事迹进行报道。
生命 因奋斗而精彩
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农业银行浙江绍兴分行资深专员、新昌县支行原行长丁望阳

▲丁望阳
初夏的清晨,站在高处眺望浙江新昌县老城区县前巷区块,俨然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一个连通大佛寺景区,连接新昌文化中心、新昌博物馆、新昌展览馆、新昌图书馆,具有新昌特色的市民公园正呼之欲出。
“建成以后,这里将是新昌城区的地标性景观。”说起这个迄今为止新昌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刚刚卸任农业银行新昌县支行行长的丁望阳神采飞扬,“项目总贷款38.5亿元,全部由农行支持,目前已用信22.5亿元。这也是我当行长以来运作的最大项目。”
谁能看出,眼前这位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子,曾被诊断为癌症中晚期,半年多前,才刚刚动了大手术。而这个项目,正是他抱病推进的。
近日,丁望阳被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把业绩写在新昌大地上
“当行长就要率先垂范,带领大家奋勇争先”
2007年5月,丁望阳走上新昌县支行行长岗位。
那时的新昌县支行,存贷款规模在当地四行中排名第三位,资产不良率居高不下。业务上不去,员工收入也低,导致人心涣散,流失率很高。上级行领导找丁望阳谈话时说,“不求你做多大贡献,能保平安就好。”
然而,丁望阳却不这么想。上任后的第一次员工大会上,他慷慨激昂地提出了奋斗目标:五年内成为四大行第一。
“当时存款总量才16亿元,不到工行的百分之六十,相差整整10个亿,怎么可能!”时任新昌县支行计划财务部经理的徐乐英回忆说,“几乎所有员工都认为,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先相信你自己,然后别人才会相信你。”丁望阳显得很淡定,“接力棒传到我手上,我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河珠熙
但是,要让一家几乎已被边缘化的支行走出困境,谈何容易,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从17岁参加工作,丁望阳从来没有离开过新昌县支行,他对支行的情况太熟悉了。在仔细分析支行面临的内外部形势后,他提出:“发展,首先必须发掘内生动力,打造自身的优势。”
当时,支行中层干部平均年龄45岁以上,许多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太太平平过日子。丁望阳决心从中层干部调整开始,提议年龄大的中层干部全部退下来。
这无疑是一场“地震”。当丁望阳把想法向上级行领导汇报时,领导劝他“屁股没坐稳,谨慎为好”,不过,在听取了他的详细汇报后,也鼓励他“在确保平稳的前提下,可以试一试”。
丁望阳将中层干部一个一个找来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大家顾全大局。同时,以工作态度和以往业绩为标准,不拘一格挑选年轻人才。
凭着坚定的意志,新昌县支行的中层干部终于成功“换血”,平均年龄下降了5岁多。“换上来的这批年轻人,后来个个都是埋头苦干、奋勇争先的生力军。”丁望阳欣慰地说。
“要争第一,必须依靠全行员工,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能众人拾柴火焰高。”为此,丁望阳大力推行“业绩论英雄,收入凭贡献”的考核评价机制,营造公平、公正、公信的氛围,让每位员工都有出彩的机会。
今年42岁的俞德仁回忆自己从柜员、大堂经理到网点主任、新昌县支行副行长的成长历程时反复强调:“我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和背景。”言辞间,充满了强烈的归属感和对丁望阳的感激之情。
的确,关系、背景,在丁望阳这里吃不开。曾经有位县领导打电话给他,想让一位亲戚从网点低柜调到支行本级工作,丁望阳多方了解这名员工的表现并查看了他的工作业绩后,委婉地回绝了。
俞德仁至今记得自己刚当网点主任的那一年年底,丁望阳发给他1700元“行长特别奖”。那时,支行可支配的财务资源有限,“行长特别奖”用的是市分行颁给丁行长个人的年度“金牛奖”奖金,丁行长还动情地对他说:“你这么拼命干,不给你发点奖金,这个年我都过得不安心。”
工作上,丁望阳对员工要求很严格,但在生活上,又总是无微不至地送上关怀。2014年,老家远在重庆的营业中心柜员沈伟突然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心里有些忐忑地向丁行长请假。“没想到他马上就给我批了5天假,并让主管安排人手接替我的工作。”当沈伟赶回重庆,想方设法把母亲转到成都的医院时戳小琪,假期快满了,她有些无助,便又拨通了丁行长的电话,丁行长叮嘱她先不要操心单位的事,尽全力照顾母亲尽好孝道。“寥寥数语,真的让我觉得很温暖很感动。”说着说着,沈伟流下了热泪。“那年底,丁行长还帮我申请了5000元困难补助金。”沈伟哽噎地说不出话来。
去年底,正值旺季营销时节,营业中心经理陈满江随丁望阳去走访客户,忙得连续七天都没时间回家吃饭的陈满江突然接到妻子电话,得知母女俩都因流感发烧在医院挂盐水。陈满江本来只想请个假回去照看一下,没想到丁行长说:“我跟你一起去。”“当时行里正在忙旺季营销,丁行长自己也分身乏术,但却对员工家属这么关心,让我非常感动。”陈满江激动地说。
身先士卒的激励、坚定无声的感召,成为全行的精神动力,持续激发出全行奋勇争先的激情。
今年55岁的营业中心客户经理潘国光超时空拦截,是位残疾退伍军人,每次一变天,全身就会发痛。但这几年,为了赶着做项目,加班熬夜的日子,他一点都不比别人少。“虽然我年纪大了,但再苦、再累,也要把丁行长交代的事情做好。”潘国光说,“看到新昌城里的一个个大项目都有自己辛苦的影子,心里很有成就感。”
刚从丁望阳肩上接过新昌县支行行长担子的俞国江,手机里一直保存着去年末年终冲刺时,他发在“员工群”里的感谢信。当天,支行早已超额完成市分行下达的存款任务,但为了上级行提出的“跳一跳”才能完成的期望冲刺目标,他在电话里对各部门和网点负责人作了简单布置。没想到,全行员工都行动起来,纷纷动员亲朋好友和熟识客户,通过100多笔小额转账,当晚转入存款近千万元。有的客户在看电影,员工就等在影院门口,直到晚上十一点半去客户公司协助转账;有的员工动员家人把家里“压箱底”的现金连夜存入农行卡里。俞国江动情地说:“为了同一目标,大家众志成城的精神和坚强的执行力,让我非常感动。”
人心齐,泰山移。2015年起,新昌支行业绩开始节节攀升。2016年,该行存款规模跃居全县四行第一。2017年,存款增量占四行总增量的67.25%,总量、增量稳居县四行第一,而不良贷款率降低至0.2%,低于当地同业0.68个百分点,资产质量持续领先。新昌县支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区小行,一跃成为全市乃至全省农行系统的“贡献大行”。从2013年初到2017年末,该行存贷款总量从78.15亿元增加到167.32亿元,增量居全省县域支行第9位,贡献度增幅居第2位;资产质量持续位居全市农行首位宋智英,居全省县域支行第6位;连续多年被省分行评为先进集体。
敢啃最硬的骨头
“行长就是事事带头的首席客户经理”

▲丁望阳(左二)在茶叶交易市场走访茶企茶农。
要在激烈的同业竞争中拔得头筹,唯有靠一股子韧劲,一路披荆斩棘。丁望阳知道,奋斗是最质朴的方法论。“行长就是事事带头的首席客户经理。”这是他对自己的定位。对于这个角色,丁望阳心里装着一本“经”:了解客户、分析客户,不打无准备之仗;做服务方案要会算账,充分尊重客户、敬重客户;时机要快,否则“菜”就到别人的“碗”里了。
“我再也不与农行有业务往来了!”多年前,因为一个误会,新昌县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对农行人撂下这句狠话。可丁望阳依然不气馁,每年这位董事长过生日时,他都亲自上门送上鲜花和蛋糕。可双方的业务合作还是处于停滞状态。
2012年,得知这家上市公司拟收购某境外企业需要周转资金,丁望阳立即带着团队上门营销,却坐了“冷板凳”。“我们已经找好合作银行了。”该公司财务部总经理说,不过,看着丁望阳一脸真诚,还是开了一条“缝隙”,“要不你们农行也做个方案试试?”第二天,满怀真诚的丁望阳拿着大家连夜反复优化后的方案恭敬地递到财务部总经理手中,又被一句冷冷的“放在这里吧”给打发了。
第三天,当丁望阳又出现在公司时,这位财务部总经理终于招呼他“坐下来吧”。不过,打动财务部总经理的除了丁望阳的诚意,更重要的是农行团队制定的精准专业、高人一筹的金融服务方案。通过“内保外贷”,引入境外低成本资金,不仅资金到位快,而且融资成本大大低于国内贷款,还能有效规避因汇率波动而产生的汇兑损失。该公司财务部总经理看到农行的金融服务方案时,眼睛一亮,很快将丁望阳请进了公司负责人办公室继续商谈。这件事后,丁望阳跟该公司负责人一起算了一笔账:农行人的金融服务方案共为该公司节约资金成本7000万元。丁望阳事后总结说:“要通过农行的服务让企业真正受益,企业才会真正信任我们。”如今,这家上市公司已成为新昌支行最大的企业客户。
巍峨的钦寸水库大坝,拦截一湖清水。走在还在建设中的水库堤坝上,丁望阳满怀自豪,因为正是农业银行的金融服务支持着这座大型水库加快建设。据了解,钦寸水库项目总投资额达53亿元,是一座以供水、防洪为主,兼顾灌溉、发电等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项目。该项目立项之初,在同业已抢先介入的情况下,丁望阳带着营销团队与该项目主管部门一一对接礁石的资料,第一时间提供了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最终为该项目授信18亿元,现已用信12亿元。该项目的成功营销带动了新昌支行的基本结算账户、移民资金代付、个人网银等多项业务发展,并被列入总行项目贷款营销经典案例库,丁望阳和他的团队还因此获得总行“重大营销项目优秀团队奖”。
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建设不断推进,新昌县城内4平方公里旧城区房屋陈旧、危房众多、道路狭窄、基础设施滞后等问题逐渐凸显出来。旧城改造是提升城市品质、造福于民的民生工程,新昌县政府从20年前就开始关注,但一直因为资金原因无从下手。
2016年,丁望阳参加了浙江省分行举办的一次业务培训班,课堂上介绍的一款金融产品让丁望阳眼前一亮。培训结束当天,他就赶到新昌县副县长裘武宏的办公室,向他解释如何通过这款产品满足旧城改造项目金融需求。“新昌人民做了20年的‘旧城改造梦’,今天终于有希望了!”听到能够解决资金来源问题,裘副县长喜出望外,当即向县委主要领导作了汇报。随后,在县长亲自主持的协调会上,丁望阳带领项目组按照业务申请流程,做好了相关手续对接工作。为确保38.5亿元项目贷款顺利审批,丁望阳还与县政府领导一起亲赴总行。这笔新昌县历史上最大金额的项目贷款,从准备到落地,前后用时不到3个月。
内敛的丁望阳说话时间长了,时不时会感到有些疲惫,但是每次说到项目营销成功或者新昌支行的业务亮点时,他就一下子来了精神,声音大了很多,脸上也露出了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可能看到希望郭华巍。”丁望阳说。
正是凭着这股韧劲,才使丁望阳在奋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新昌县的11家商业银行中,农行的业绩遥遥领先。”提起丁望阳,新昌县副县长裘武宏赞不绝口,“老行长德高望重,他总是与政府的发展思路想到一起。农行新昌支行紧跟政府发展规划思路,服务地方经济大局,而且风险控制工作也做得相当好。”
“在新昌,农行是最让人竖起大拇指的银行。与农行打交道,我感觉很踏实。”与新昌支行合作了15年的顺泰集团董事长感慨地说,“我们企业一有需求,丁行长就会带着业务人员跑来为我们服务。”
千淘万漉虽辛苦锦衣风流,吹尽狂沙始到金。现在,新昌支行与新昌县内9家上市公司都有合作关系,而且在同业中所占份额最大什么烛夜游,连续五年被县政府评为“金融支持地方经济发展金奖”。千金归来剧情
舍得下健康,舍不下情怀
“在任就要负责任,卸任不能卸责任”

▲丁望阳
除了工作,丁望阳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劳累了一天,回到家里吃完晚饭,到了晚上九、十点钟,他就休息了。但是,巨大的工作压力使得丁望阳常常半夜醒来,满脑子想的都是工作。他索性起来关秀媚贼王,把第二天要做的工作硫磺岛浴血战,一条一条记在记事本上,感觉实在太累了,又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睡着了。10多年下来,这样的记事本在丁望阳的办公室里堆了厚厚一摞。
长时间的劳累,身体向丁望阳发出了警告。2017年4月下旬,新昌支行组织员工在新昌县中医院体检时,丁望阳被查出患有结肠癌中晚期,必须立即手术。“一定是搞错了!”丁望阳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面对省级医院作出的相同复查报告,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赴杭州手术前一天,他连夜召开员工大会,总结表彰当年“春天行动”中的先进,并部署好下一阶段工作。
6个小时的手术后,医生反复叮嘱丁望阳必须好好休息才能进行后续化疗。但丁望阳自我感觉身体良好,只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硬是要求提前出院。“新昌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刚刚启动,我躺在这里怎么安心啊!”他对几乎哭着要求他留下的爱人说。
回到新昌的第二天,丁望阳就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当时,新昌支行里只有几名班子成员知道他的病情,一些员工以为丁行长出了几天差,一个个轮着到办公室找他,谈客户情况、谈项目进展情况。
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再加上几天连轴运转,身体再次向丁望阳发出警告——腹痛剧烈、连续高烧39.5度。医生告诉他,如果不及时治疗、充足休息,将有生命危险。丁望阳再次住进了医院,化疗时间也不得不推迟。县城医院毕竟条件有限,很多人劝丁望阳去杭州接受化疗。可是,丁望阳执意选择留在新昌中医院。他说:“化疗需要持续一段时间,来来回回太浪费时间了。”他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处理行务,床头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
得知一家上市公司有一笔13亿元的募集资金账户要开设,好几家银行都盯着这块“大蛋糕”。丁望阳二话不说,立马通知副行长俞国江与公司老总约好时间,一起登门去拜访。
“你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去了,不为你自己,也为我和女儿想想。”看到脸色苍白的丁望阳,不时焦虑地观察着输液器里的药液,一滴一滴缓缓落下,坐在病床边的妻子刘学文几乎哭着恳求。
“可是,你知道13亿元募集资金账户,对我们支行意义有多大?”丁望阳说话吃力,但内心坚定:“公司老总刚从国外回来,明天又要走。他们的募集资金账户马上要定下来,今天必须得去!”
转身,丁望阳看着妻子,又语气温和地补充了一句:“我总不能系着白纱布、脖子上埋着针头,去见老总吧。”
俞国江和支行营业部经理陈满江驱车赶到医院时,看着虚弱的丁望阳和在一旁欲言又止的嫂子,俞国江有点不忍心:“要不,丁行长你就别去了。我们一定尽力去谈。”
“我去了,更能体现我们的诚意和重视。”丁望阳坚持道。当滴完最后一滴化疗液,丁望阳硬是让护士拔下深度静脉留置针,在俞国江和陈满江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艰难地走下楼。
那天化疗结束已是下午3点多钟。江南六月初夏午后的阳光有些灼热,为了照顾丁望阳的身体,穿着短袖满头冒着热汗的俞国江关照司机不要开空调。但他分明看到,丁望阳穿着外套还是冷得发抖。
到公司后,因为过了约定时间,集团老总又安排了别的活动,他们三个只好坐在会客室里等候。等到老总忙完进来,看到坐在沙发上冒着冷汗的丁望阳,老总关切地询问他的身体。丁望阳笑着说:“没事没事,只是有点感冒。”离开公司的时候,俞国江发现,丁望阳的衣背都是湿的。
事后,这家公司老总闻知丁望阳来访的经过,本来打算开在另外一家银行的募集资金账户,一个星期之后全部落户到了农行新昌支行。
今年2月,考虑到他的身体,组织批准丁望阳从行长岗位上退下来。
“卸任不卸责任。新昌支行的发展,决不能因为我的卸任而受到丝毫影响。” 卸任命令宣布后,丁望阳带着新任行长俞国江,到县级机关党政部门、各大客户处,一一走访、对接,共同谋划支行可持续发展策略。
新昌一家上市公司增资扩股,已经给了农行最大份额,并在支行购买了9亿元本金留存型理财产品。但丁望阳还不满足,心心念念地想着如何到省分行有关部门沟通,如何优化对公司的金融服务方案。“要是今年能再争取6亿元的募集资金,那新昌支行的日子就好过了。”丁望阳一再说。经过努力,4月份,从其他行到期的理财产品中,又为农行争取到了3亿元的本金留存型理财产品。
又是一个寻常的夜晚。丁望阳忙完手头的事情,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当他走进小区,邻里们早已吃完晚饭,开始在空地上跳舞、运动、闲聊。
抬头望着家里那扇窗户透出的暖暖灯光,丁望阳知道雪之华罗马音,妻子做好饭菜,已经在餐桌边等了很久。此时,他有些酸楚,“何必这么辛苦呢!”可是顷刻间,这份彷徨一散而尽。
“我们干的,只不过是能使人感到满意的那种责任。”这是丁望阳经常对员工说的一句话。是啊,正如一位哲人所说:“责任,是一种态度。强烈的责任感,可以激发你忘我的工作,使你出色完成工作任务。”
让丁望阳欣慰的是,今年一季度,新昌支行各项存款比年初增加13亿元,占四行总增量的87%,占新昌11家金融机构总增量的67%,市场竞争力、系统贡献率进一步提高。

向着太阳,人们总会感觉光芒和温暖,即便是一支蜡烛,只要还站着,就要继续燃烧——就像人们眼中的丁望阳。
文:夏水夫
文章刊于《中国城乡金融报》
5月11日A1版、5月14日A1A3版
编辑:农银报业新媒体中心 李彦赤胡蓉